被MJ和Kobe发扬的中距离!为何在NBA越来越不吃香?

分类:P微生活 131赞 2020-08-03 636次浏览

被MJ和Kobe发扬的中距离!为何在NBA越来越不吃香?

一週前,鹈鹕队在热身赛中客场127-125险胜公牛队,状元秀锡安-威廉姆森打出怪兽级别数据——全场13投12中,个人独得29分。比13投12中账面数据更值得关注的,是锡安的出手距离。13次投篮中,9次发生在篮下,3次距离篮框3英尺(约0.9米)。剩下出手距离最远的那一次,离篮框也只有5英尺(约1.5米)。

被MJ和Kobe发扬的中距离!为何在NBA越来越不吃香?

换言之,锡安在得分方面的高效率,完全来自于他在投篮点上的有意选择——越接近篮下,命中率越高。与此同时,在球场的另一端,公牛队的扎克-拉文也不声不响砍下28分。他16次出手命中10球,其中三分球7投4中、两分球9投6中。拉文的16次出手中,7次是三分球,8次是扣篮或上篮,只有1次是中距离投篮。事实上,在拉文出战的两场热身赛中,他一共投出29球,其中只有两球来自中距离。显而易见,不管是锡安这样初出茅庐的希望之星,还是拉文这样已经在联盟打过5个赛季的老江湖,他们都在主动控制自己的投篮出手点。遵循的唯一原则,当然就是所谓的“魔球理论”——最高效的得分方式有且仅有三种:上篮,三分,和罚球。发生在三分线以内、禁区线以外的中距离两分投篮,是最低效、最无用的进攻手段。事实上,据NBA官方统计,最近五个赛季以来,在所有投篮方式中,中距离投篮出手的佔比逐年走低,上赛季已经跌到只有9.8%,跟五年前相比几乎被“腰斩”。

被MJ和Kobe发扬的中距离!为何在NBA越来越不吃香?

拉文虽然在比赛中严格执行这套準则,但并不妨碍他在比赛之外表达困惑。近日,他坦然承认自己“不再中距离”的打法是出于球队数据分析部门的要求,但他本人其实根本想不通,“中距离”这门艺术,爲什幺在如今的NBA联盟,已经成了不受待见、濒临失传的无用之物。“我认爲,中距离已经成了失传的艺术,因爲现在每个人的眼裏都只有三分球,只有数据分析。”

“难道这不是疯了吗?我从小就是乔丹、科比的粉丝,NBA历史上有很多巨星都是中距离达人,现如今中距离却沦落到这步田地,真让人感伤。安东尼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得分手之一,如今只是因爲数据分析团队不喜欢中距离两分,他在联盟就已经无人问津。”“我认爲,把中距离拿走,NBA就失去了不少技巧和武器。实际上,联盟中还是有一些球员非常精通中距离,比如说带领勇士夺冠的凯文-杜兰特,还有德玛尔-德罗赞和CJ-麦科勒姆。季后赛篮球会证明我所说的,麦科勒姆上赛季季后赛就是用中距离杀死了丹佛金块队。到了季后赛,三分出手会变得越来越难,你会更倾向于投出那些确信可以得分的投篮。”

被MJ和Kobe发扬的中距离!为何在NBA越来越不吃香?

篮球评论员瑞秋-妮可斯对拉文的说法表示认同,她做了一道最简单的算术题:“的确,3显然大于2,但2毕竟要大于0。”中距离投篮虽然只有两分,但只要能得分,总好过盲目出手而不能得分。带领勇士队创下5年3冠伟业的名帅史蒂夫-柯尔也始终没有放弃“中距离”,在他看来,只有“糟糕的投篮”,没有“无用的投篮”。与其让球员们在高对抗下仓促出手,倒莫不如让他们在自己的“甜点区域”,用更拿手的方式稳定得分。也正因此,杜兰特、利文斯顿这样以中距离着称的球员才能在勇士队大行其道。

被MJ和Kobe发扬的中距离!为何在NBA越来越不吃香?

但我们必须正视现实——持有柯尔、瑞秋、拉文这一派观点的人,在如今的联盟中已经越来越少了。所谓的“魔球理论”,俨然已经成了在NBA赛场上“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普遍真理。拉文在公牛队的总教练,吉姆-博伊伦,就公开站在麾下爱将的对立面。他说:“We believe in the math and we coach to the math. We organize our practice to the math.”翻译过来就是:我们相信数学,基于数学来执教,以数学爲指导原则来安排训练。——这几乎代表了现如今联盟各队总教练的共同心声。

从什幺时候开始,篮球不再是篮球,摇身一变成了“数学”?始作俑者,大家都心知肚明,正是那个10月5日先发帖再删帖、弄得篮球世界天翻地覆、中美两国民衆都不得安宁、自己却置身事外逍遥自在的某球队总经理。正是他,只靠噼裏啪啦一通狂按计算器,就能青云直上、大权独揽。正是他,把所谓高阶数据分析引入了联盟,让数据分析团队在NBA球队的话语权越来越大,那些球员出身、凭经验、直觉行事的教练员反倒失去用武之地。

正是他,让火箭队从一支拥有伟大中锋传统的球队,变成了联盟首屈一指的“跑轰大队”。上赛季,火箭在24英尺(三分线)外的出手比例达到惊人的51.74%,全联盟最高。与此同时,火箭在8-24英尺的中距离出手佔比,全联盟最低。也正是他,把所谓“魔球理论”在全联盟推而广之,成了各支球队趋之若鹜、敬若神明的金科玉律。自从此人上位,篮球比赛就好像换了一副模样。从此之后,中距离不知何处去,魔球依旧相映红。两年前,张卫平指导跟我合写传记《非常合理》时,他曾感叹如今的CBA球队“千人一面”、“风格趋同”。在《中国篮球有一奇人强到逆天 国际篮联爲限制他不惜改规则!》这一章,他的原话是这幺说的:

简单来说,就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针对不同对手要因人而异”。现在我们在这方面有些问题,打欧美和打亚洲全一样了,效果并不好。不光是国家队,CBA联赛各队的特点也都趋同了,都是跟着NBA套路走,各种挡拆配合,没有自己的风格特点。不看球衣只看打法,完全分不出哪队是哪队。过去不是这样,光着膀子上去打球,你也能看出这是北京队,这是辽宁队,这是上海队,各自都有很鲜明的打法特点。

比方说我们北京队,当时是全国闻名的“学生球”,规规矩矩,四平八稳,动作很标準,没有什幺跳起传球、声东击西之类的花活儿。上海队,打法很聪明,快速灵活,在场上显得特别灵巧。广东队的个人身体素质特别好,虽然力量不强,但爆发力很强,个人技术也好,在场上都是单打独斗。辽宁队是典型的东北球队打法,球风粗犷,活儿有点糙,但非常实用,就像是程咬金只会三板斧,但砍着你也够呛。各有各的特点,一看就知道谁是谁,现在不行了,打法越来越接近,分不清谁是谁了。当时,我对这一现象同样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在《高手:精英的见识和我们的时代》这本书裏读到万维钢老师一篇《竞争不充分的领域裏纔有英雄》,才恍然大悟。

不管NBA还是CBA,之所以各队的风格越来越趋同,归根结底是因爲相互之间的竞争和交流已足够充分,彼此之间都不再有祕密。所谓的绝招或祕技,一旦被其他球队验证有效,都会第一时间迅速跟进、模仿。一旦所有人都认识到火枪比刀剑威力更大,也就没有人会继续紧握刀剑不放手。竞争越充分,对这项运动的了解越深,个体风格就越没用,所有人都会选择最有效力的套路,没有例外。在充分竞争的基础之上,各队所残存的“特色”和“风格”,只能是结合各自具体阵容、在有限空间内做出的局部调整。大的方向、总的趋势,都是一样的。在现实面前,多数人都会服从“真香定律”。

以前有个笑话,说篮球比赛赢球很简单,无非就是“比对手得更多分数”。当篮球变成了计算得分的数学,“魔球理论”就在大範围内被反覆验证。现如今的篮球,一律都是提速度、高对抗、拼篮板、打反击,能上篮或投三分,就绝不轻易投中距离。“不看球衣只看打法,完全分不出哪队是哪队了”。话说回来,爲何不是别人,偏偏是这个人,把篮球变成数学,从而彻底颠覆了这项运动?

结论是:因爲他一以贯之的行事原则。我想到钱理羣教授提出的一个概念:“精緻的利己主义者”。他说:“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

所谓“精緻的利己主义者”,关键词有两个,首先是“精緻”,然后是“利己”。所谓“精緻”,是指他们处处精打细算,一举一动都算準了利益得失,然而外表却要僞装得足够光鲜,足够上流。所谓“利己”,是指他们干任何事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满足自己无限膨胀的慾望。对“精緻的利己主义者”来说,任何人、任何事,都只是他实现个人诉求的工具。做一件事,他未必有主观恶意,但因此引发的蝴蝶效应,给联盟/球队/赞助商/媒体/球迷带来的连锁反应,以及其他人的感受,他统统都是无所顾忌的。爲了在世俗社会平步青云,他可以用计算器颠覆篮球运动,让中距离艺术在NBA赛场销声匿迹。爲了在主流社会“政治正确”,他也可以小手一抖,爲所谓自由摇旗吶喊。

一人得道,哪管身后洪水滔天。

发现闯下弥天大祸之后,他所做的唯一举动,只是发了两条不痛不痒的“解释”。从那之后,从哈登到威少到柯尔到柯瑞再到詹姆斯,球员和教练们一个接一个出面灭火,他却一直“装死”至今,拒不爲自己的愚蠢行爲负责。据说,日本赛期间,他一直一个人躲在酒店房间裏,整日闭门不出。不光谢绝所有媒体的採访邀请,甚至连一日三餐都要让服务生送到房间。这不奇怪,对于“精緻的利己主义者”来说,在他没有找到对自己有利、足以保全自身利益的万全之策之前,他不会主动承担责任。

中国赛期间,詹姆斯说过这样一段话:

“我们只是想打篮球。不管在我人生裏发生了什幺,现在的局势如何,篮球总能给人带来欢乐。所以我们只是希望能走上球场,享受比赛。作爲球迷,我的想法跟詹姆斯一样。不管人生中发生了什幺,现在的局势如何,生活总要继续。而篮球这项运动存在的意义,依然是给人们带来欢乐、把人们凝聚在一起、让人们的生活因此变得更美好。而这些意义,始终没有变过,这也是我们这些篮球媒体工作者共同的初心。对球员来说,上场打球、靠工作养家餬口是他们的正当权利。对球迷来说,享受比赛、从篮球运动中汲取正能量也是他们的正当权利。这份权利,不应该被极个别“精緻的利己主义者”破坏、损耗、浪费。这种人已经不管不顾地颠覆了篮球比赛的传统,他们不能再无缘无故地彻底毁掉这项运动。个别人犯的错,应该由他自己去承担后果,没理由让其他无辜的人跟着一起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