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P中评:吴钊燮谈话是两岸关係最大隐忧

分类:P宅生活 818赞 2020-08-13 255次浏览

 中评社台北8月26日电 有些人认为国民党强打两岸恐吓牌,污名化民进党,认为民进党如果执政,两岸关係不会有重大的改变,仍坚信民进党执政对两岸关係不会有多大的变化,更不会倒退与停滞;这种想法,透过吴钊燮主委的言论,无异显示其天真性,事实的真相只有一个,现在无法证明,但其可能发生的危机正在滋长当中。 
 适逢民共交流正全面性如火如荼展开之际,更使人易于产生不切实际的期待与联想,民进党极具重量的前陆委会主委吴钊燮日前在民进党举行“执政八年的回顾与展望”研讨会中,明白指出 马政府蹂躏两岸体系,绿执政须灾后重建;吴前主委所谓的灾后重建,其意义再清楚也不为过;重建什幺?这些难道是国民党恐吓民众吗?吴钊燮在报告中坦承民进党对于现今两岸关係的态度,否定与戳破民进党一直以来想要改变及寻求两岸突破的假象。 
    
 吴钊燮在报告中指出,检视国民党与民进党政府可以发现,马政府无论在主权议题的表现,民主价值的信念与实践,国防安全的重视与推动,以及决策模式、指挥体系与政府机构之间的协调,都无法与民进党政府相比。他强调,如果民进党有机会再度执政,这些都应是努力重建的优先项目;他也提到从蒋介石的反攻大陆与汉贼不两立,一直到马英九执政,所有时期的两岸关係发展,都是立基于之前的政策。蒋经国开放老兵,李登辉设立陆委会与海基会及戒急用忍政策,宣布两岸特殊国与国关係,这些都是2000年民进党执政的基础。 
 他更强调,民进党政府处理两岸关係一直遵守着主权、民主、和平、对等的核心价值,也秉持善意和解、积极合作、永久和平的政策指导方针,努力推动两岸政策的发展。民进党政府在两岸政策的施政成果,包括台湾主体性的确立,两岸经贸的稳健开放,两岸小三通,两岸法律体系的修改,澳门模式的两岸包机协商,开放中国人士来台观光,运用中华发展基金促进两岸文教交流,关注中国人权发展等。这些都是在李登辉执政时的基础上所努力推动的结果,不容否认。 
 
 在提到展望部分,他比较国民两党执政情况,他说,从1992年开始,两岸各自对于任何涉及一中或台湾、中华民国主权与地位的言词,莫不小心翼翼处理,字字斟酌,深恐协商中落入圈套或遭矮化,或成为往后对方的把柄。民进党执政时期,戒慎恐惧,惟恐影响台湾的主权与地位,或被国际误认台湾接受任何形式的一中原则。两岸互动过程中,民进党政府仅将“一个中国”作为谈判的议题,拒绝任何政治前提,在国际间获得普遍理解甚至支持;坚持并捍卫台湾主权,是民进党执政时期值得骄傲的成就。
 但他认为,马英九在2012大选后,派遣荣誉主席吴伯雄前往中国,宣示“一国两区”,引起轩然大波。2013年马英九再度派遣吴伯雄前往北京与习近平会面,当面向习说“两岸各自的法律、体制都主张一个中国原则,都用一个中国架构来定位两岸关係,而非国与国的关係”,呼应中方所提出的一中框架的说法。同年七月马连任主席后,回覆习近平的贺函时,主动陈述“各自以口头表述双方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完全接受中国的“各表一中”说法,不再是之前不断宣称的“一个中国的内涵由各自表述”的“一中各表”。他认为,倘两岸政府间对于台湾地位与两岸关係定位,只留下一中而完全没有各表,这情况对台湾未来极度不利,这是中国所要的,台湾应避免。显然,吴钊燮认为一中各表突显各表的“二与异”;而各表一中则是强调“一与同”,两者的意涵是不同的。 
 值得注意的是,他并表示2008年政党再轮替之后,两岸间共签订了十九项协议,双方没有激烈的言词交锋,给国内外的感觉,两岸间紧张与战争气氛已经降低。但如果看到中国针对台湾的军事部署与威胁并没有减缓,可以想像战争的威胁并未远离。台湾的国防经费将多数用于人事,已无能力进行其他项目的重大投资;未来若政党再轮替,如何弥补这几年形成的巨大国防安全缺口,克服因募兵制带来的兵役悬崖,确保维持和平稳定的国防实力,将是民进党新政府必须面对的重大课题。 
 对于吴钊燮的种种发言,可以看出仍是建立在意识形态的考虑上,充分代表民进党的主流思维,非但没有调整中国政策的可能,反而有极大的可能紧缩与改变目前的两岸发展情况与政策;姑且不论大陆当局是如何反应,不接受九二共识下的两岸关係本身,就是一种相当大的考验与挑战;两岸激烈对抗的情况,势将出现。 
 
 对于吴前主委的谈话,应当是相当真诚并无虚言,明白点出许多关键点。首先,固然民进党对于国民党两岸政策有不满意的权利及理由,但那是主观的臆测而非客观事实的评估,如果硬要解读成马蹂 躏两岸体系,那幺现阶段的两岸十九项协议从何而来?民进党要角们为何一一要往大陆奔走?甚至被奉为上宾来接待?更遑论蓝营还有多少人不够格参加已经举办 二十二届海峡两岸关係学术研讨会;民进党更可以直接表明,只要执政后立刻废止ECFA 及十九项协议中认为对台湾不利之处,何苦隐晦不敢正面对待? 
 其次,民进党中国政策如果是建立在李登辉执政的基础,那幺为何当时执政时却对李登辉所主政的国民党政府之大陆政策大加抨击?对于李登辉主政时期制订的一国两区不肯承认?对于两岸人民关係条例不满处甚多?对于一中宪法不敢认同?对于中华民国宪法及增修条文持反对态度?还要在执政后主张台独、制宪与建国?民进党当时是如何看待台湾与“中华民国”的关係?如果民进党的中国政策具有可行性,那幺为何八年来,两岸协商及协议都困难重重?显然民进党的中国政策确实出现了两岸难以展开协商的困境,落入一厢情愿的主观想像,既无两岸可行性,也无法得到国际多数的肯定;反而还引发许多危机。 
 再者,吴钊燮对马政府两岸政策的全盘否定,并且要重新改弦更张,这正是许多台湾民众及台商所担心的地方。何谓灾后重建?便是将目前的两岸关係当成灾难,难道是企图重建另一种紧缩状态吗?製造新的冲突机会与局面吗?吴钊燮 提到民进党政府处理两岸关係一直遵守着主权、民主、和平、对等的核心价值,没有台湾民众会反对;但这都是太宏观的空话,没有实质的内涵,如何具体落实与守护台湾价值?民进党并没有交代清楚。而马政府提出的互设办事处及修改两岸人民关係条例显然要具体的多。
 另外,是谁在立法院杯葛两岸政策?大砍政府预算?严重打击军人士气?挑弄军公教与农民间的阶级对立?将军、公、教打成肥猫?不断地在国际及两岸间徒增风险?答案都还不清楚吗?说穿了,民进党台独的本质并没有改变,只是透过不断的包装而得到应当有的预期结果,大陆当局越来越重视民进党人是不争的事实,民进党人从两岸得到的红利越来越多也是不争的事实,但民共交流的本质与环境,却没有很大的改变。 
 至于吴钊燮一再认为,马政府用一个中国架构来定位两岸关係,而非国与国的关係,呼应中方所提出的一中框架的说法,认为已经不再是之前不断宣称的“一个中国的内涵由各自表述”的“一中各表”,完全是欲加之罪的无据指控;从各项资料中显示,马政府所主张的九二共识并没有改变,更没有放弃“中华民国”,吴钊燮等人的指控,除了有利于选举外,完全是出自主观的想像,忽略了中华民国与中国国民党间关係的情感与连结性,难道只有坚持一中一台,才是真正的爱台湾吗?国民党坚守中华民国宪法的态度,仍然被吴钊燮等人说成是屈从中国大陆,因为基本上,民进党仍坚持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只要接受一中就是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民进党思维中的“中华民国”老早已经被抛开。 
 
 如果细读吴钊燮的谈话,仔细体会其逻辑思维,不难发现他的主张及立场并没有任何的改变,相当全面及完整,或许对于两岸关係的说法有所不同,态度变得更加地和缓,但很难掩盖当其论述两岸时真正的想法与主张,随时随地就会毫无隐晦的加以显现出来,这种坦诚对两岸关係绝对有莫大的杀伤力,这难道是国民党刻意挖陷井给民进党跳?污名化民进党?或是拿两岸关係来恐吓台湾人民吗? 
 总之,吴钊燮的谈话,真实自然,正好说明了民进党过去到未来的想法与主张,真诚地说出内心的想法,显见吴钊燮仍具有学者风範,而非政客之“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但很遗憾这番谈话。正是两岸关係的最大挑战与变数,也是许多人所担心民进党重新执政之处,如果有人仍不相信认为两岸关係不会有改变,除了靠时间证明外,也实在难以拿出证据来论证。 
 职是之故,吴钊燮提到的灾后重建的具体作法,恐怕需要更明确的理解;至于如何重新建立两岸政策的指挥与决策的体系?也是我们需要留意的重点;倘若大家仍是过度乐观与产生不切实际与不符合现状的想像,恐怕两岸危机势难避免,绝对也会连带影响台湾对外关係;因此,马政府的功过好坏,现在来谈都言之过早,没有经过比较是无法彰显出价值;但如果民进党执政,台湾势必经过一番大整修与大调整,这中间的过程,恐怕必须一一仔细体会之,大陆当局对此的反应,也值得我们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