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P中评:谢基本思想与民进党大陆路线图

分类:P宅生活 372赞 2020-08-13 753次浏览

 台湾战略学会理事长王崑义在《中国评论》月刊11月号发表专文《谢长廷访问大陆的效应》,作者表示:在大家各有各自的政治口号之下,谢长廷的宪法各表想要被民进党接受,甚至变成民共交流的主旋律,恐怕最后只会变成谢长廷个人一厢情愿的主张,至于民共交流的政治基础何时能出现,显然这时不是时机到不到的问题,而是民进党是否能学习谢长廷勇于跨越统独的分界线,然后才能找到民共都能接受的政治符号,这样才有机会促成民共交流的大开展。文章内容如下: 
 到8日,民进党中常委谢长廷以台湾维新基金会董事长的身份访问中国大陆,这趟行程虽然被定位为谢个人的开展之旅,但由于谢长廷过去曾经担任过民进党主席、行政院长,现在又是民进党的中常委,在多种身份的背景下,所以他的行程必然引起两岸媒体的高度重视,让谢长廷一下子变成媒体的宠儿。 
 但也就因媒体的追蹤报道吵得沸沸扬扬,以致谢长廷回台后,遭到一些深绿人士的强烈批判。其中以台联党主席黄昆辉出手最重,他说,谢长廷访中的神隐之旅是将马政府的倾中政策正当化,替马团队的低迷民调输血,他还呼吁台湾民众冷静克制、本土阵营切莫跟进,否则绿营永远无法重回执政。 
 另一位民进党的前立委林浊水则痛批谢长廷是交出一中只换来戴秉国一面和一餐,至于为何他会认为谢是交出一中呢?林浊水解释说,谢长廷敲锣打鼓讲宪法一中,要让北京收割,这还不够响吗?但北京给谢的风光还不够,锣鼓并没有一起响,民进党内也平常心看待,谢长廷宪法各表的精义就是一中。 
 由于深绿人士对谢长廷的大陆行砲声隆隆,使得谢长廷不得不多次出面澄清他到大陆的言行,但谢长廷的说明显然并没有取得深绿的谅解,所以他到大陆访问的事蹟到底会帮谢系加分或减分,恐怕一时也难以断定。但是如果要把谢长廷的大陆之旅赋予一个定位,就应该从2008年民进党失去执政权以后,对中国大陆态度的大转变来解析,那幺谢的大陆之旅就有它的意义存在。 
       民进党对大陆态度的路线图 
 从2008年民进党失去执政权以后,民进党对中国大陆的态度可说是沿着反中、和中到亲中的路线图在走。在反中的阶段是从由本土社团台湾社发起的反中大游行开始,接着在当年的10月25日由民进党主动再发起另一次的反中大游行,由于参加游行的群众众多,这也正式开启了民进党最反中的阶段。 
 至于和中的阶段可以从民进党前主席蔡英文为了参加总统大选,而提出和而不同、和而求同的阶段开始。民进党在这个阶段中,历经蔡英文在总统大选中落选,她后来在败选检讨报告中,提出希望民进党员应该多多到大陆交流,让大陆清楚的了解民进党政策与发展方向。 
 而亲中的路线应该可以从谢长廷登陆访问开始,但是民进党的亲中路线,还可以追溯到2009年2月前副总统吕秀莲对媒体宣称,她愿意以玉山午报创办人的身份到中国大陆参访,虽然最后吕秀莲并没有去成,但她在民进党最反中的时刻勇于说出访中的意愿,已经为民进党高层访问大陆开出一条大道。 
 尔后,不仅民进党籍的高雄市长陈菊曾于2009年5月到北京、上海访问,民进党的多位县市长也纷纷的到大陆行销自己县市的特产,以吸引大陆客到该县市旅游。紧接着是两位民进党的前后任党主席蔡英文、苏贞昌也都表态只要在没有预设立场的情况下愿意访中,即使连台独大老辜宽敏也说只要中国大陆愿意邀请他,他也希望有机会到大陆参访;所以这次谢长廷能够顺利到大陆访问,应该也是受到吕秀莲最早表态有意访中所埋下的伏笔。 
 事实上,过去民进党高层只要表态愿意访中,不是被归类为统派,就是很容易被戴上红帽子,就因民进党对于愿意到大陆访问的高层人士都会加以排斥,使得民进党对于大陆的发展只能看图说故事,也就一直无法提出比较务实的两岸政策,以致于在陈水扁执政的8年期间,迟迟无法打开两岸交流之路,即使2008年民进党失掉执政权以后,许多的民进党的党员还是一直沈浸在反中的氛围中,导致整个党似乎只有反中政策,而没有两岸政策。 
 一直到2012年蔡英文代表民进党出战总统大选,在声势最好的时候,还是败在九二共识之下,让民进党遗憾无法重返执政,让蔡英文不得不在她的败选检讨报告中承认还是输在没有处理好两岸关係,所以她在检讨败选报告中,才提出民进党员应该多多与大陆交流,才能深入了解大陆的发展,也让大陆多了解民进党的政策。 
 从这里可以看出,民进党显然是要在败选以后,才有检讨与反思两岸政策的勇气,这股勇气也才能化为民进党的两岸政策向前推进的动力,也逐渐在模糊民进党内部过度对统独意识二分法所存在的空间。
        跨越统独意识的中间线 
 长久以来,民进党总是喜欢把统独的意识对立起来,也就是非统即独的二分法思考,这种思考也常被视为是台湾意识型态最对立的地方。而在统独二分法的思考里,最简单的区分就是只要政治人物接受政治口号中有一者,就是统,接受二者,就是独。 
 例如,一中各表、一个中国、一国两区等,都被视为是统派的代表。而接受两国论、一边一国者,就是独派的代表,毕竟一边一国中的两个一加起来,也等于二,所以一边一国也变成独派的标誌。 
 然而,统独是否可以说它们是一种意识型态呢?当然不是。真正的意识型态应该是从马克思以阶级意识所做的区分,并非是从统独这种类似政策主张来加以区别,所以日本学者若林正仗就曾说过,台湾没有左右的意识型态存在,只有统独斗争作为政治取向的判準。统独的区分只要有人敢于跨越这道鸿沟,就可能被摔得粉身碎骨,这也是统的声音一直无法在民进党内存在的主因。 
 而谢长廷的政治主张,就有些取巧之处,例如他曾提出过一国两市、宪法一中,这些政治主张都含有一的成分,所以谢长廷应该是继许信良提出大胆西进之后,最接近统派的民进党高层人士。也就是因为他的政治主张偏统,这也使得谢长廷常遭到深绿人士的批评,让他不得不在拜会许信良时呼吁民进党员,不要看到一中就抓狂,否则就是用框框看世界。 
 其实,认真的来看,台湾的统独对立,并非是一种真正的意识型态对立,它们只是台湾不同党派对中国大陆的偏好所出现的政治竞争,因此,民进党内部从统到独,也不难被跨越,对大陆的偏好也不存在完全被统独隔离的问题。 
 也就是因为统独并非真正的意识型态,所以谢长廷主张一国两市、宪法一中这种在民进党内比较偏统的立场,让他能够率先跨越统独意识的分界线,而在民进党高层不断说出愿意访问中国大陆的表态中,让谢长廷得以抢机先登陆访问。虽然这次谢长廷到大陆访问的原初目的是为了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世界调酒比赛,但他却选择先到福建的东山岛祭祖飙泪,为他的北京之行先行暖身,让北京能够做出比较合理接待他的政治安排,不会让民进党人受到太大的冲击,这显然是北京比较高明的地方。
 同样的,谢长廷到大陆后对政治议题上的发言,都保持比较低调的说法,这也是他是有意避免在大陆说了太多政治语言,担心自己的破冰之旅会断了民进党高层往后访中的道路,这也是要有很多的政治智慧才能达成目标。 
 在未来民共的交流中,既然主张一国两市、宪法一中的谢长廷都可以到大陆访问,那幺以后民进党要持续反对一国或一中将变得更加缺乏正当性,这才是谢长廷访中之行最大的意义。 
 而谢长廷能够在过去民进党习惯採取统独二分法的思考中,率先跨越在中间线,在未来民进党有更多高层人士访中之后,他的中间线可能成为民进党思考两岸政策的主流,因为至少民进党高层人士对他访问大陆的行为,并没有发出多少批评,反而讚扬的声音要比批评者多,就以苏贞昌为例,他说台湾愿意张开拳头,期待与中国大陆握手;而蔡英文则说,谢长廷跨出这一步,需要一些勇气。 
 这也说明了,统独并非是一种意识型态,才会让有勇气的人容易去超越,如果谢长廷的这一步能够带着民进党去超越统独的鸿沟,那幺谢长廷访中之行在两岸关係史上,必然会为他写下漂亮的一笔。 
        谢长廷的政治思想 
 要谈谢长廷的政治思想,可能还是得从他的思想转变谈起。谢长廷从提出高雄市与厦门是一国两市之后,他又提出过宪法一中,尔后他又提出宪法共识,现在他的主张是想以宪法各表来取代马英九的一中各表。 
 在这一长串的政治语境中,其实是有他转变的历程。但是林浊水直接批评谢长廷宪法各表的精义就是一中。事实上,宪法各表就有一中的成分在,因为台湾所施行的中华民国宪法就是一中宪法。 
 而谢长廷自己对宪法各表的解释是两个地方有两个宪法,两部宪法有特殊关係,两岸在现实上互不隶属。他还认为,宪法各表比一中各表更好,宪法各表凸显中华民国,既有主体性、也记绿台湾民主运动历程、有民主意涵。
 然而,要了解谢长廷所提出的宪法各表,必须跟他在民进党办理总统初选前所提出的宪法共识来加以比较。宪法共识指的应该是从台湾内部做起,它要求台湾内部应该对现行的中华民国宪法要有共识,所以可以将它看成是对台湾内部群众的诉求。而宪法各表则是对两岸关係的重新定位,也就是谢长廷所说的可以取代国民党目前所主张的一中各表。 
 只是中华民国宪法在台湾内部是否有共识,这是值得讨论的部分,从陈水扁执政后期提出要正名制宪以后,中华民国宪法早已经被绿营给否定掉了。对绿营而言,中华民国宪法代表的是国民党在大陆执政时期人民意志的延伸,跟现行台湾人民并没有直接的关係,虽然后来的增修条文部分展现了民主的意涵,但也不见得是台湾人民的集体意志,这也是台独人士不断诉求应该重新制宪的原因。 
 既然中华民国宪法已经不是现在台湾人民的集体意志,所以谢长廷主张应该以宪法共识来凝聚人民的集体意志,这必然会遭到极大的阻力。为此,这个宪法共识跟后来谢长廷又提出过的重叠共识有很大的关係。重叠共识主要是取自政治哲学家罗尔斯的理论。罗尔斯认为在理性多元的社会中,虽然人群存在着不同的立场,但对于何谓正义往往可以获得相同的看法。也就是从不同观点出发,但可能获致相同的结论。罗尔斯进一步谈论所谓宪法共识,也是将重叠共识所获得的价值观放入宪法。 
 儘管谢长廷主张应该借用罗尔斯的重叠共识来建立台湾人民的宪法共识,但台湾内部的独派人士对于现行的中华民国宪法採取完全否定的态度,所以谢长廷才想藉由重叠共识来建立宪法共识,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既然台湾内部对于中华民国宪法都无法建立共识,又如何以宪法各表来取代一中各表呢?当然这是最困难的地方。 
 为了解决这个困难点,谢长廷的办法显然有些投机的成分,他说:如果我们的宪法被对岸公开指陈是一部没有用的、死掉的历史文件,那幺制订新台湾宪法就有合理性。这种逼迫大陆接受中华民国宪法的务实性说法,过去没有被大陆接受,现在中国崛起了,更不可能接受谢长廷以合理化制订台湾新宪法的威胁。如果谢长廷以制订台湾新宪法来要胁大陆对台湾的让步,恐怕只会弄巧成拙。 
 毕竟,现在两岸关係中大陆是居于优势,台湾的经济需要靠大陆不断的输血,这时更不可能见到大陆会放弃九二共识、一中原则,并对谢长廷所提的宪法各表让步。这也是马英九无法放弃一中各表的原则,而去接受民进党高层人士所提出的各种共识。
 为此,谢长廷在拜会许信良时,他自己也希望把问题说清楚,他说一中原则、一中政策、一中架构,到底有多少人能分辨清楚?谢长廷还强调,中华民国宪法有一中的看法与架构,但这些都只是语言、概念,而所谓概念也就是框框,实在不应该看到一中就抓狂、全身张牙舞爪,否则就是用框框看世界,至于框框以外的就全部看不见。 
 为强调自己现在是说该说的话,不怕听者生气,谢长廷说,时然后言,人不厌其言,当年许信良提出大胆西进,时机点确实太早;如今,他提出宪法各表的时机点可能也不对,但他认为现在就是必须去谈这些事情的时候。 
 而许信良帮谢解释说,宪法各表一方面说明现在两岸是分裂的,但也没有反对统一的可能性,这等于是透过中华民国宪法,开一张没有日期的支票给大陆,相信这种论述比起九二共识,更容易被大陆接受。 
 谢长廷则不讳言地说,虽然大陆仍不愿接受宪法各表,但至少没公开反对,这就像国民党的一中各表,大陆虽不接受,但也不曾公开否定;而这种模糊空间,就是撑起民共对话的机会。 
        民进党能接受宪法各表吗 
 谢长廷对于大陆不愿接受宪法各表虽然有些无奈,但许信良则帮他公开向民进党主席苏贞昌喊话,他说,谢长廷已为民进党建立起民、共交流的桥头堡,所谓打铁趁热,如果现在不是成立中国事务委员会的好时机,那什幺时候才是好时机?他还直言,假若民进党拖到2014年后才开始调整两岸政策,届时恐将错失良机;而谢长廷则是民进党内唯一能胜任打开民、共僵局的人选。
 许信良的打气,不必然能够说服民进党去接受宪法各表。在民进党内派系林立下,每个派系的领导者都会有自己的政治主张,像吕秀莲就提出九六共识作为自己的标籤,九六共识指的是在1996年台湾第一次办理总统民选之后,台湾已经独立于中国大陆之外,何况当时大陆又对台试射飞弹,这已经有準战争状态的意涵存在。 
 另外,民进党主席苏贞昌在民进党总统初选时,首先提出台湾共识,后来台湾共识也被蔡英文接受,并把它作为竞选总统时的口号。但是对于台湾共识的内涵,苏贞昌和蔡英文都没有说清楚,以致台湾共识只是变为空头的口号,无法受到台湾选民的青睐。 
 而现在大陆对台政策中,很少再提出九二共识、一中原则的口号,只是诉求两岸要和平发展,以及后来中共政协主席贾庆林所说的一中框架。 
 在大家各有各自的政治口号之下,谢长廷的宪法各表想要被民进党接受,甚至变成民共交流的主旋律,恐怕最后只会变成谢长廷个人一厢情愿的主张,至于民共交流的政治基础何时能出现,显然这时不是时机到不到的问题,而是民进党是否能学习谢长廷勇于跨越统独的分界线,然后才能找到民共都能接受的政治符号,这样才有机会促成民共交流的大开展。